回到首页 新闻中心

 
探讨译制片艺术魅力

——“影视译制艺术沙龙”在京举办

 

 

 

 

由甲骨易译制主办的“影视译制艺术沙龙”于11月5日下午在北京举行。刚刚结束的十九大上,习主席在报告中提出:“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满足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电影和电视剧恰恰是人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精神食粮,尤其是在电影院观看原声字幕版和配音版进口片,更是观众特别喜爱的娱乐类型。自1949年我国译制了第一部苏联影片《一个普通的战士》至今,译制片幕后的工作者们已经默默耕耘了68年。近些年影视译制幕后流程越来越受到公众的关注,但却也因为了解不够,产生了很多误解。因此举办这一公益沙龙活动,通过在甲骨易微信公众号上报名方式,免费邀请广大译制片爱好者和关注影视译制的观众到现场与业界嘉宾面对面聊天,旨在增进交流,加深观众对译制片的了解,为译制片这一文化事业的发展贡献微薄之力。

 
 

 

此次沙龙由八一电影制片厂翻译贾秀琰作为上半场主讲嘉宾及下半场主持人,美国华特·迪士尼公司(中国公司)创作总监、译制导演、配音演员张云明,影评人、专栏作家周黎明,国际翻译研究专家、语言学博士伊夫·甘比尔 (Yves Gambier),配音演员季冠霖作为沙龙特邀嘉宾。

 

上半场“翻译似临画”这一主题来自于翻译家傅雷先生提出的翻译理论,即“以效果而论,翻译应当像临画一样,所求的不在形似而是神似。”主讲嘉宾贾秀琰以其近两年翻译的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和《敦刻尔克》为例,探讨了影视翻译在准确性基础上怎样做到“行文流畅、用字丰富、色彩变化”,把对白内涵及潜台词恰到好处地进行艺术转换,让目的语观众获得源语言观众同等的艺术享受。她说最先要做到的一点就是体会原著。创作者从酝酿、启笔到完成,人物、性格、情节、主题已浑然成形,而译者要通过对文字或台词的拿捏和控制,把作品的思想、感情、气氛和情调传递给观众。电影翻译的独特之处在于要受到口型和语言长度的限制,即便是字幕版也绝对不可以超出原对白长度太多。并且随着观众英语水平的提高,若是为了中文对话方便而颠倒对白位置,造成英语台词和中文台词无法对位,会使得观众观影不适。同时,译制片具有瞬时性、无注性、聆听性的特点,翻译出的台词必须使观众能在影院的有限台词时间内听懂、看懂。因此,这就需要译者投入更多智慧,对台词字斟句酌。翻译电影原声字幕和对白台本是一项艰苦而富有挑战性的工作,犹如为影片点染上明亮有神的眼睛,影片的灵魂、气质、思想皆由此而生,译者的尊严和价值也正在于此。

 

下半场沙龙嘉宾张云明、周黎明、伊夫·甘比尔、季冠霖四位嘉宾与主持人贾秀琰一起畅谈“影视译制的乐事、难事、复杂事”,共同探讨译制片的艺术魅力,和观众们一起分享经验感悟。

 

译制片导演张云明本身就是一位优秀的配音演员,他塑造了很多经典配音角色,如《西游记》里的唐僧、《末代皇帝》“溥仪”、《乱世佳人》“白瑞德”,《佐罗的面具》“佐罗”等等,在担任华特·迪士尼创作总监后,他更多于译制导演工作。他坦言,现在很多观众更加喜欢看原声字幕版,甚至有观众认为译制片中文对白版早晚要被淘汰。但是以他做译制片工作至今已近30年的经验而言,他认为,译制片不可能消失,这种再创作的艺术形式会被观众认可、得到发展的,因为种种因素的阻碍,只是需要些时间而已。迪士尼公司在向全球发行电影是非常重视配音的,有40多个国家的语言配音,为了达到高质量的统一,前期会有创作说明、试音,后期录音、混音的审查等一系列的流程。他说只有以更加规范化和高要求的制作标准、以精雕细琢的艺术创作态度对待这项工作,才会创作出观众喜爱的译制片,译制片才会繁荣。他举例《疯狂动物城》等电影中文版的成功,甚至早些年他导演的《海底总动员》,迪士尼电影部门的美方负责人曾高度评价:感觉中文版比英文原版配得还要生动形象等实例。他坚信中国语言有着其独特的艺术魅力,而译制片更是有着永恒的艺术价值。

 

著名影评人、双语作家周黎明则从另一个角度谈及了他对影视译制一直以来都在关注和研究。他说,很多网友喜欢讨论电影翻译中的错误,在我看来,其中有些是错误,有些则属于不同处理。首先,翻译错误有点像正式出版的图书中的错别字,理论上不应该出现,但现实中很难彻底避免。任何人都有知识盲点,有些整体水平非常高的字幕组,基本上每集都会有一两处甚至更多类似硬伤。举例来说,字典上说,Times当做报纸名字时,是指《泰晤士报》;可是,这个字出现在不同场所,往往是指不同的报纸,纽约人说Times,是指《纽约时报》,洛杉矶人提到Times,是指《洛杉矶时报》,因为他们当地最大报纸的名字里都有Times这个关键词。当我们的影视剧里,经常会有纽约街头大谈《泰晤士报》的中文字幕。类似这种并不难,但因为缺乏某项背景知识而导致的错译,不仅仅是翻译、同时也是整个编辑团队的责任。我经常在字幕组的翻译里找到这样的差错,但这不表明我去翻就会更好,因为我也有自己的知识盲点。还有一种情况,本来不是翻译错误,但因为全民都懂一点点英文,而从英文初学者的角度,找不到对应,就以为是错误。比如《敦刻尔克》上映时热议的home应该翻译成“家”还是“祖国”,属于处理范畴。参与这样的讨论,其实是有门槛的,不夸张地说,常规阅读仍需翻阅字典的朋友是很难判断孰是孰非的,因为这些译法早已超出对错的范畴,而是怎么翻最能捕捉到原文的韵味,这其实是学术问题了。

 

国际翻译研究学者、芬兰图尔库大学终身名誉教授伊夫·甘比尔则表示翻译工作非常重要,“没有翻译,就没有文化交流。” 他说各国的影视翻译者都面临着时间、内容、受众接受度的多重考验,这无疑是一种压力,除了对内容把握之外,还需要在压力下快速决策、分析、重组、压缩。同时译者还要和译制导演、录音师、字幕员、配音演员及时沟通、合作、协调,才能制作出高质量的文字翻译。传统的翻译人员也许并不见得是好的字幕翻译,正如人人都可以翻译,但不见得人人都是好翻译,这需要很多因素综合考量。

 

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配音演员季冠霖说道,她虽然也为《甄嬛传》《芈月传》《神雕侠侣》《孤芳不自赏》《赤壁》等多部影视剧配过音,但她最喜欢的还是为译制片配音,这是一种情怀,而且译制片也会给配音演员署名,有时在电影一开场就能看到。《疯狂动物城》里的兔子朱迪,《阿凡达》的涅提妮,《饥饿游戏》的凯尼斯大表姐等等都是季冠霖最具特色的配音角色。她说译制片中的人物也是生活中的人,所以一定要说人话,她特别喜欢接地气的、生动幽默的台词本。一部好电影需要翻译、译制导演、配音演员相互配合,共同努力。

 

主持人贾秀琰说此次沙龙汇集了翻译、导演、配音三位译制领域的实践者,一位国内研究专家、一位国外研究专家,这个阵容从各个角度、全方位地为我们展示了译制片的艺术魅力,实属难得。大家因译制片而成为了惺惺相惜的师友,用共同的爱好、目光和精力聚焦影视译制文化事业,并用真诚、热情和执着为之坚守和耕耘着。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相信终究会与梦想、与美好的人和事相遇相聚。

 

在场的所有观众都感到获益匪浅,不仅对译制片有了新的认识,还产生了新的感悟,除了向嘉宾提问相关知识,大家也积极为译制片未来的发展献言献策,气氛十分热烈。

 

活动主办方甲骨易译制CEO姜征表示,他本人就是译制片爱好者,也恰好正在把翻译这件事当作自己为之努力的终身事业在做。因为懂得这其中的不易,所以他才想到用这样一个公益性沙龙,以轻松亲切的方式拉近译制片和观众的距离。他们会把这个“影视译制艺术沙龙”继续办下去,在每年的春、夏、秋、冬各推出同一话题、不同主题的公益免费沙龙活动,助力译制片这一文化事业越来越好。

 

 

甲骨易翻译公司转载

©2007 ChinaBestEasy.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66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009 欢迎致电:86-10-6332-0310 / 6332-0786